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热点推荐
网站首页 >> 传销案例 >> 详细内容

落网A级传销头目曝内幕:销售全是骗人的把戏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华声在线(湘潭晚报)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1-05-06 17:32

  有别于传统传销的金字塔式的网络,“新加坡派龙国际贸易公司”的经营方式显得更加“公平”,从不大张旗鼓地上课唱歌扰民,“入会”人员只要多发动亲戚朋友入伙,每个人只要坚持都可以达到顶峰,“A级不是梦,你我都能当”。尽管看似公平合理的“商业理念”,但也难掩传销的本质,落网的A级头目一语道破天机:“做到我们这级别就知道,所谓的销售全是骗人的把戏。”

  4月27日,雨湖公安分局中山路派出所端掉一个传销组织,并抓获了六名传销头目,这也是近年来湘潭破获涉案价值最大、抓获涉案人员级别最高的传销案件。

  B级头目落网 露出冰山一角

  4月22日,中山路派出所接到雨湖工商分局民主路工商所报警,有群众举报在雨湖区人民路发展大厦5楼,有几人行迹诡异,可能是传销人员。民警随后配合工商执法人员一起进入这间房屋,屋内的人称他们是“新加坡派龙国际贸易公司”的,“是做连锁销售的,正规化经营。”尽管对方矢口否认从事的是传销,可执法人员要他们拿出所销售的产品时,他们却哑口无言。

  在房间内,民警发现了多本笔记,里面记载的大多是考勤表和上下线网络关系,还有一些关于营销心理研究方面的课堂记录。由于涉嫌传销,工商部门当场收缴申购产品的现金6.93万元,并将四名人员带回工商所调查。经初步查证,四人涉嫌非法经营罪,随即被移交至中山路派出所。

  “我们不是传销,传销有顶端,只有一个人发财,我们是共同致富。”被抓的几人极力狡辩,用他们的话说,自己所在的企业有很棒的商业理念。但经工商部门查询,这家公司完全不存在,销售的产品也是子虚乌有,他们采用纯粹的拉人头入伙提成形式,属于典型的传销组织。据介绍,要加入公司必须先花3800元购买一套产品,上线承诺产品包括西装、精品护肤品等,但他们并没有拿到实物。尽管从没见过商品,但很多人还是被上线吹嘘的高额回报和发展前途吸引。加入组织后,每人最多可以购买64份产品,销售出一份累计1分积分,销售分值达到两分就是实习业务员,分值越高职务越高,当达到400分以上就升至高级业务员。被抓住的四人目前处于399分以下的经理级别,在传销组织里属于第二层级的B级头目。

  警方调查后发现,这个传销组织颇具特色,他们的经营方式极其隐蔽,从不组织大批人员唱歌上课。传销人员大多来自云南省,彼此沾亲带故,形成了以老乡为基础的圈子,不易暴露身份。而A级头目长期落脚于昆明和长沙两地。

  由于涉案价值较大,雨湖公安分局经侦大队配合中山路派出所进行案件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庞大的传销网络的神秘面纱逐渐被揭开。

  的士司机探虚实 揪出A级头目

  4月26日,办案民警还在进一步核实四名B级头目的犯罪事实,并准备根据他们的供述前往云南抓捕上线人物。上午9点多,一个讲普通话的的士司机走进了派出所值班室:“我想打听个案子,上周是不是有传销人员被抓进来了。”

  接警民警对这个目的明确的的哥有所警觉,询问中了解到,他是长沙的的士司机,清晨他在黄花机场接到一男一女两名乘客,两人包车到湘潭,直奔中山路派出所,并让的哥找民警问情况。民警立即将车内的两人控制住,他们是云南籍的朱明和张昆(化名),这两个名字在B级头目的供述中多次出现,他们正是警方苦寻的上线人物。

  “做到A级头目,什么都一清二楚了,但想全身而退已经很难,为了底下的亲戚朋友,我只能做下去。”张昆直言不讳,“对我而言,抓了我反倒是一种解脱。”4月25日,听说自己发展的下线被抓,朱明邀张昆一起到湘潭来处理,他们26日清晨到达长沙随后就直奔湘潭。警方对朱、张两人携带的银行卡往来账户进行了彻查,发现账务往来频繁,其中一张银行卡就有50万元的资金往来,也由此证实传销集团各层级之间的金钱往来关系。

  梯形层级编造“致富”谎言

  张昆说,他和朱明都算这个组织的上层人物,朱明已经达到A3级别,而自己刚踏入A级别。“只有做到我们这种程度,才知道这趟浑水有多深。”

  2009年,张昆和母亲在云南老家听小舅母说湘潭有发展前途,母子俩便来到了湘潭。张昆起初对这种营销模式半信半疑,但他研究后发现这是个值得推广的“商业理念”。花3800元入会后,张昆开始拉拢亲戚朋友,以此扩张自己的“事业版图”,随着发展对象的增多,他在组织的地位得到飞跃提升,短短一年时间他就升到了A级。

  据介绍,组织采用积分的五级别三进制,和传统传销相同的是,上层人员靠下层销售所得抽取费用,“我做得好的时候曾经月收入七万元左右。”张昆说,自己也曾因一夜暴富而沾沾自喜,但升入A级别后,所有真相都水落石出。

  民警介绍,张昆所在的传销组织采用梯形结构,从低到高分别是E、D、C、B、A,最上层的A级头目并非只有一人,由于人数众多,还分成A1、A2、A3和A4四个档位,每销售一份“产品”他们分别从中获利300、400、500和314元,但到达A4级别后,就会自动“出局”,不得再参与行业销售,“钱赚够了,该其他人赚钱了,所有人都有机会。”由于组织宣传“人人都能致富,人人都能成首领”的口号,因此比起传统传销模式更吸引人,但张昆坦言其实最多只有3%的人能撑到A级别,“骗亲戚朋友,要坚持是很难的,好多线会半途而废,像我这样坚持的太少了。”

  张昆说,他很早就想离开组织,但碍于母亲和其他一些亲人都还在自己的下线,如果自己离开,下面所有人都将“失业”,一咬牙他就继续坚持着。张昆透露,很多人看来传销A级头目是资金的顶点,在他们的组织里还有更大的“受益者——A级的上线。上线要求,A级头目每月必须从收入中抽取10%左右缴纳“公积金”和“税收”,但这些钱最终都被上线挥霍。

  “不到这一层,捅不破这张纸,下面所有人看着我们,都认为做这个能发财。”直到自己身处要职,张昆才彻底明白曾经憧憬的优秀“商业理念”不过就是骗人的把戏,但他已深陷泥沼,无法自拔。而同时被捕的朱明,到现在还没有醒悟,反复向警方强调:“我卡里的钱是用来培训员工的费用。”

  中山里派出所民警介绍,这个传销团伙组织严密,且隐蔽性强,目前警方还在深挖案件,尽早揪出最上层头目。警方目前已查证的涉案金额已经超过120万元,而参与人员也超过100人,涉案的六名头目均被刑事拘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