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门禁遭泄密 万元存款被盗

随着司法公开举措的深入推进,广大人民可以通过到场旁听庭审等途径,及时了解审理情况。然而,受裁判文书篇幅所限,一些精品案例

    随着司法公开举措的深入推进,广大人民可以通过到场旁听庭审等途径,及时了解审理情况。然而,受裁判文书篇幅所限,一些精品案例所蕴含的审判理念、审判思维、审判艺术以及对社会生活的指导意义均无法充分体现。为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本报联合开办“精案今析”专栏,从最具权威性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中撷取部分最具典型性、新颖性和指导性的案例,以案释法,更好的弘扬法制精神。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创办于1985年,截至2010年10月已出版168期,发布660余个案例,其中上海法院的案例90个,占比13.5%。这些案例大部分都已被收入法官智库丛书《公报案例精析》一书。
    从存折到银行卡,从柜面存储到网上银行,从单一储蓄到各种证券理财交易,近些年,金融服务日新月异,而老百姓所面临的风险也在增加。本案中,储户顾骏的银行借记卡密码在进入自助银行时被犯罪分子盗取,导致卡内一万余元被盗,而银行欲以“格式条款”为由撇清责任。
    法院审理时,充分考虑了银行、储户的义务和责任,对这起新类型案件作出判决,对此类案件具有指导意义。此案发生后,各大银行纷纷对自助银行进行改建,拆除了门禁系统,堵上了这个漏洞,社会各界也对银行卡犯罪高发提高了警惕。
    ■案情简介
    进门禁刷卡泄密钱被盗
    储户顾骏是A银行借记卡用户,2003年5月,他持卡到B银行南京东路支行的自助银行欲取款。该自助银行门禁上有提示:进门前先刷卡并输入密码。顾骏按要求操作,却没能打开门。十几天后,顾骏发现卡内少了1万余元,随即报警。
    经查,两名犯罪分子通过在自助银行门禁系统上安装盗码器,先后窃取23人银行借记卡此条信息及密码,并伪造借记卡通过ATM机提取这些被害人存款共计人民币11万余元,其中就包括顾骏的1万元(手续费68元)。两名犯罪分子受到法律严惩,但赃款大多已被挥霍。
    顾骏向发卡行A银行上海分行索赔未果,遂提起诉讼。作为被告,A银行上海分行则搬出银行卡章程上的格式条款:“凡是通过交易密码发生的一切交易,银行不应承担责任”。
    法院认为,银行卡业务存在特殊风险,相较一般存取款业务,银行更应对储户履行告知义务、信息安全保障义务,预防风险发生。原告作为普通借记卡持有人,难以识别犯罪分子安装于门禁系统的盗码器,且发现钱款被盗后及时报警,没有过错。至于银行储蓄合同中的“格式条款”,法院认为该条款不考虑储户是否存在过错,不具体分析失密的原因,加重了储户的责任,有违公平。据此,判决被告A银行上海分行给付原告顾骏人民币10068元及相应利息。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精案评析
    银行未尽义务担责任
    本案中,认定A银行上海分行担责要理清一下几个问题:一,银行在银行卡信息和密码被窃以及付款过程中,是否未尽应尽之义务。二,银行卡是A银行所发,而失密发生在B银行自助银行,A行是否应对此承担民事责任。三,银行能否凭“格式条款”免责。四,储户对失密是否存在过错,银行方能否因此免除或减轻责任。
    此案中,由于银行在自助银行门禁处没有进行概括性风险提示,尤其是针对自助银行犯罪的防范说明;其次,没有采取适当措施,以致犯罪分子安装盗码器较长时间没有发觉;对银行卡,银行方面也没有有效技术识别真伪,导致不法分子得以造假取款;最后,自助银行门禁系统客观上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综上,应认定银行未尽应尽之义务。
    至于两家银行间的关系,法院认为,B银行南京东路支行系A行上海分行的债务履行辅助人,A行上海分行应对其辅助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最后,自助银行门禁系统属于新生事物,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储户出于对银行的信任,一般情况下,无法预见安装在自助银行门禁系统上的盗码器是犯罪工具,故不存在过错。
    ■案件后续
    自助银行门禁已取消
    随着此类案件频发,特别是此案判决后,各大银行意识到自助银行门禁系统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遂立即着手进行改造。如今,自助银行均取消了此类门禁系统,储户可随意进出。此外,针对犯罪分子在自动取款机上安装针眼探头等设备、窃取取款人的银行卡信息资料及密码、伪造他人银行卡进行盗刷的犯罪行为,银行方面均在自助银行内外醒目位置张贴了大量提醒信息,并伴有语音提醒等。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需求请发信至web@anli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