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热点推荐
网站首页 >> 创业案例 >> 详细内容

李善友撒手酷6网终结5年艰辛创业路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时代周报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1-05-09 21:41
  视频业无奈亏损困局

  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尽管悄然离职,仍给业界带来不小的震动。作为视频网站的“迟到者”,酷6网借道盛大率先上市,然其上市后业绩表现一直欠佳,陈天桥给了李善友3亿元,一年后,李善友李还了陈天桥这样一份财报:2010全年亏损高达5150万美元,全年营收仅2030万美元,亏损额超过营收额的2.5倍。且自2月28日发布财报后,其股价一路走低。但自称“酷6的未来健康而美好”的李善友表示仍将在版权内容方面加大投入。

  酷6的命运其实也映射了中国视频网站的生存状态。从模仿Youtube的“用户分享”模式,到模仿Hulu的“正版模式”,再到“视频新闻”、“自制剧”、“收费视频”等,国内视频网站一直在摸索中前进,一直在等待有朝一日能够迎来盈利曙光。

  视频网站走到现在,已经成为彻头彻尾的烧钱大户,版权、宽带、服务器、人力等都是“无底洞”,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而今年土豆网、PPLive、PPS等视频网站将陆续启动IPO,资本躁动的背后是激烈的竞争和成本的不断增高。

  李善友“撒尿去”

  据传,李善友离职的根本原因在于与陈天桥的战略分歧。陈天桥希望酷6网的发展方向是“视频资讯新闻”,而李善友则坚持购买正版版权影视剧的“大片模式”,双方沟通并不愉快,甚至传出李善友让酷6高管对于自己与陈天桥的意见作出“站队选择”。

  时代周报记者拨打李善友和陈天桥的手机均“无人接听”。盛大新闻发言人诸葛辉对此“不予置评”。随后,对于外界的“猜测”,李善友和盛大双双“否认”。

  3月14日,李善友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撒尿去!—善友辞职记》的文章称,在3个月前,也就是酷6网并入盛大一年服务期满后,就已向陈天桥申请离职,“今天,正式宣布辞去酷6网CEO,结束了5年创业者生涯”。

  另外,李善友否认了自己和陈天桥之间的矛盾,并对陈表示“感恩”,“永远感恩陈天桥,2009年,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酷6交给他,我放心!传闻中所谓的我们之间的矛盾甚或细节,很可笑”。

  李善友透露,他即将加入盛大合资的一家新的基金担任合伙人,进入投资人领域,开始新的职业征程。“我依旧是酷6传媒董事,我也没有卖一股股份,我仍旧是酷6最大的个人股东”。

  而据盛大公关副总监康建提供给时代周报的资料显示,在李善友离职的当口,陈天桥亲赴酷6在北京的总部,与创始人李善友及酷6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开会。陈天桥向酷6管理层阐释他对视频行业发展的观点,及盛大将坚持并加大投资的决心。

  同时,陈天桥高度肯定创始人李善友5年来对酷6作出的杰出贡献,并尊重李善友希望到更广阔平台发挥的个人选择。他澄清所谓“大片与资讯”之争完全是空穴来风,这次的调整不仅不是冲突,而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变化。

  酷6网官方对时代周报表示,李善友基于个人职业发展辞去公司CEO职务。他将继续担任酷6董事并继续为酷6的发展提供业务指导。酷6董事、盛大集团首席投资官,朱海发被任命为代理CEO,同时董事会将开始寻找正式CEO。

  至此,酷6换帅“尘埃落定”。

  酷6网副总裁姚建疆对时代周报表示,“对于李总离职,我们不便多说,但盛大表示会加大对酷6的投入,未来酷6会坚定自己现有的发展方向”。

  业绩不佳 陈天桥不再等待

  但更多的人依然相信,李善友离职缘于与陈天桥对于酷6的未来战略存在分歧。分歧的背后,是酷6网借壳上市后,股价低迷,购买影视剧版权和视频新闻投入过大,业绩持续不佳,甚至对盛大集团产生了财务压力。

  实际上,李善友一直希望砸重金购买版权,想做影视剧,但陈天桥却并不认同。陈天桥为了打造盛大“传媒帝国”,一直要求酷6做低成本的视频新闻。目前酷6两种模式并存,主站ku6.com做视频新闻,酷6剧场juchang.com做影视剧。

  数据显示,酷6传媒2010年亏损5150万美元,全年营收仅2030万美元,亏损额超过营收额2.5倍。截至2010年12月31日,酷6传媒持有2730万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按现在亏损速度,其现金流仅能支持不到3个季度。

  自酷6于2月28日发布其201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后,其股价一路走低。酷6CFO沈萧同表示,酷6也在积极寻求银行信贷等财务保证,若价格合适会进行新一轮融资。但是如此低迷的股价,再次融资谈何容易。

  作为视频行业“老三”的酷6,却成为首个登陆纳斯达克的视频网站,曾令同行艳羡不已。

  2009年酷6与盛大旗下华友世纪合并,此时华友世纪手握近5000万美元,其无线及音乐业务剥离给盛大后,又获得了3724万美元的现金。

  在资金充沛情况下,李善友带领团队分别在宽带、内容采购及新媒体内容整合方面各投入1亿元,2010年成本支出超过6000万美元,接近优酷同期的7040万美元。尽管酷6流量增长不错,广告收入在2010年只有1440万美元,与优酷的5870万美元相差甚远,但他们的成本却差不多都是六七千万美元。

  李善友期望剑指“中国视频行业的第一品牌”, 将酷6传媒的市值做到10亿—20亿美元。

  李善友此前宣称,酷6战略是“长视频正版化、短视频媒体化”。一年前,酷6宣布购买了70%的热门影视剧,并透露2010年内,酷6网已签下95%的版权,其中82%拥有网络独家版权。

  然而,酷6激进的“卡位”并未成功。“酷6和搜狐视频发起反盗版运动,不仅没把优酷、土豆打趴下,反而培育了搜狐视频这个强劲对手。”华军软件园主编米晓彬认为,酷6花血本购买影视剧正版版权推高了视频版权的价格,也使自己“入不敷出”。

  酷6网2010年的成本支出超过6000万美元,接近优酷同期的7040万美元。但是在广告收入方面,酷6在2010年只有1440万美元,这与优酷的5870万美元相去甚远。酷6在2010年亏损了5050万美元,而优酷只亏损了3100万美元;优酷通过独立上市融到了2亿多美元,酷6的现金从8000万美元减少到了2730万美元。

  酷6网目前的市值不到另一家上市视频网站优酷网的1/40。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酷6网去年市场份额为 5.7%,远远落后于其主要竞争对手优酷网(21.2%)和土豆网(16.6%)。

  视频新闻投入过大

  酷6在陈天桥一直“推崇”的视频新闻上也投入巨大。可以注意到在各大新闻发布会现场,都会看到酷6的“声影”。

  李善友曾表示,要把酷6网打造成最大的互联网视频媒体,酷6高管几乎都是媒体人出身,体内流淌着媒体的DNA。他举例说,在全国“两会”期间,酷6便做了多达110个专题来进行报道,“这说明酷6拥有最强的媒体属性,在新闻报道方面酷6会向新浪、搜狐等成熟门户看齐”。

  一名酷6编辑很有自豪感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媒体化的步伐比优酷和土豆快得多,单从两会视频内容来说,我们的内容敢和门户相比,优酷、土豆远不如我们”。

  去年世界杯期间,酷6网由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处购得视频网站独家转播权益,据业内估算,其价格在人民币2000万元以上;随后,酷6又拿下广州亚运会的网络视频转播权。

  互联网资深评论家洪波表示:“李善友离职折射出投资人对酷6业绩的强烈不满,根据目前酷6业绩,盛大董事会有充足的理由让其走人。”

  “酷6在国内视频行业中的地位毋庸置疑,但它与优酷的市值却相差了37倍”,洪波指出,其实酷6业绩不佳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在运营上,酷6与优酷在资本、投入上的竞争,也导致它本身“失血过快”。

  “购买正版版权和视频新闻如此巨大的投入,并没有换来“真金白银”,陈老板急了,‘分手’就在所难免了。”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李善友的砸钱买“大片”模式在美国Hulu已经开始盈利,但是在国内前有优酷(行业老大、已上市)、后有搜狐高清(资金优势),左有百度奇艺(入口优势)、右有乐视都在走同一条道路,竞争环境激烈,而且面临着版权及带宽成本过高等原因,酷6能坚持到成功那一天么?

  艾瑞市场咨询首席分析师曹金波说,酷6网转型走视频资讯新闻路线,更符合盛大转型媒体的路向,对盛大增加自身媒体影响力有更多好处。

  对于酷6“不尽如人意”的业绩表现,易观国际分析师唐亦之认为,酷6走媒体路线投入很大,但广告回报见效并不快。酷6当前的问题在于内容、用户和销售循环中的失调,除了调整内容提供的方向之外,有效的产品推广来提升酷6流量,以及强悍的销售能力来进行流量变现,提升运营执行力才是酷6当前需要关注的要点。

  陈天桥“谋划”酷6转型

  近日,陈天桥亲自前往酷6“布道”谋划转型。“盛大从成立第一天起就是内容平台型企业,通过技术手段给文字、游戏、音频、视频等多种娱乐内容形式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而视频在其中是展现娱乐内容的最理想传播方式。对视频行业,盛大将毫不犹豫地加大投入。”陈天桥强调盛大对酷6将继续坚持、加大投入,还要有更大战略上的提升。

  他认为,互联网内容上越发强调“用户创造内容”,即2.0的概念。用户创造内容的瓶颈越来越降低,用户自发传播、评论的力量将是未来互联网传播的主导力量。

  陈天桥要求酷6要从“传播自己的独立观点(1.0)”向“每个用户有独立观点(2.0)”转变。

  但陈天桥对于李善友主张的“大片”模式只字未提,没有表态。

  目前,走“视频资讯新闻”,前景不明朗,因为很关键的一点是用户是否有“视频资讯”的需求。

  i美股2011年3月4日在新浪微博发起一个“上视频网站时,主要看啥呢”的投票,截至3月11日共有327个网友投票,在电影、电视剧、用户上传视频、网站自制节目四个选项中,电视剧和电影各占161票和100票,分别占了49%和31%,留给自制视频新闻的份额所剩无几。

  “做视频新闻政策风险较大,而且市场竞争依然激烈。”唐亦之认为,视频网站提供并坚持UGC(视频分享网站)服务并无不妥,但单靠UGC是不能支撑酷6当前庞大的体系并挽回亏损的,适当调整UGC与版权内容之间的轻重关系才是解决之道。

  陈天桥如何抉择?

  “我和善友是好友,不方便说太多,但创业使命总有结束的一天。”视频网站六间房CEO刘岩认为,视频业从业者要清醒地意识到:“视频分享”时代已经结束,只剩下了“视频”,“分享”已被SNS、微博和BBS等瓜分。在90%的访问来自站外的情况下,“视频分享”网站已沦为了整个互联网的免费视频托管基地。加之内容不是自己的,流量不是自己的,请回答我,还是媒体吗?

  互联网专家谢文认为,“垂直视频网站一边买版权,一边儿左手跟电视台为基础的视频网站去打,右手去跟门户网站去打,我看不出任何胜算。”他说,由于受到政策、垄断等不可控因素影响,这个产业风险极高,回报率极低。而VC已经“骑虎难下了”, 无非是博一两家在创业板或者纳斯达克上市。

  “老大走了,说他撒尿去了,风趣是他一贯的风格。我喜欢他的管理风格,看起来总是彬彬有礼、从容应对,跟他干很靠谱。我来酷6是因为看了他‘大梦想’的演说,现在他走了,个人感情上有点难受。”上述酷6编辑说。

  业界认为,李善友离职对酷6来说没了灵魂人物,战略收缩势在必然。

  视频网站如何破解“盈利困局”

  盈利困局对于视频网站来说似乎是一直摆脱不掉的魔咒。即使对于已经上市的酷6和优酷也一样。双方财报均显示,2010年净亏损达数亿人民币,而原因则是居高不下的版权成本和带宽成本。

  “版权分销行业未能建立起合理的价格机制和监管体系,加上视频网站相互间存在的抬价和恶性竞争,导致影视剧的版权价格不断走高,2010年相比2008年的版权价格就高了10倍。”56网市场销售副总裁李浩对本报透露。

  在盈利困局背后,是盈利模式的不确定。PPTV的CEO陶闯在微博上直言,李善友的离职表明视频行业盈利模式尚未成型。

  目前品牌广告是视频网站最大收入来源。此外,付费收看的模式也正旧话重提,优酷网、激动网等包括酷6在内都在推付费视频业务。通过购买版权内容而使用户付费的模式在美国有一个成功的模板Hulu,然而,至少在中国互联网“免费”的大环境下,这种模式产生的收入还很少。

  为了降低成本,视频网站也在尝试多种模式。“视频网站在2008、2009年基本完成了整个行业的大洗牌,这标志着中国的网络视频行业正式进入一个差异化竞争的时代。”李浩表示。

  以56网为例,其自创《美女主播》和《我秀》栏目就聚集了大量人气。李浩告诉本报记者,2011年下半年56网还将和香港漫牙环球影业共同打造一部以星座为主题的电视剧,届时将通过电视台和56网同时上映。 另外,56网也将加大和电视台的跨界合作,在多个综艺节目上探索深度合作,包括在内容共同制作共同发行等多个层面进行合作。

  而视频网站六间房的转型则显得独辟蹊径,2010年11月中旬,六间房网站全面改版,将影视剧内容彻底抛弃,以秀场、游戏频道等作为该公司的主打内容,转型专业视频社区。 改版之后,六间房拥有国内最大的在线演艺平台和游戏视频平台,来自游戏部分的收入约占六间房总收入的70%。

  “六间房和其他视频网站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很多同业90%以上的流量还是影视剧带来的,但我们已经完全砍掉了。而且我们2010年就已经盈利了,规模还不小,不是一两百万那种小数字。”刘岩说。

  他认为,“视频网站只亏不赚”是业界的偏见。“不光是我们,优酷、PPTV、PPStream想盈利都没问题,而且据我所知有些网站的盈利情况已经相当之好了。”

  李浩对于视频网站破解盈利困局也显示出了信心。“高版权价格和高房价一样难以持续下去,另外,由于行业间的竞争仍然激烈,视频广告价格也被低估,一线视频网站的广告千人成本大概只有一线电视台的1/4。相信随着视频广告盘子的不断扩大,这个估值中枢也会不断地上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