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网站首页 >> 民事案例 >> 经济案例 >> 详细内容

民间借贷压倒包头亿万富翁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新浪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1-05-28 15:03
    2011年4月13日16时27分,包头市福禾豆业有限责任公司院内发现一辆被烧毁的汽车,车内有一具被焚烧的尸体。根据警方的调查结论,死者为福禾豆业所属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系自焚而亡。

  随着这个民间传说资产高达40亿元的商人的身亡,其身后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浮出水面。

  金利斌的倒下,在民间金融活跃的包头引发了一场金融余震。

  自焚巨商曾月还利息两亿

  54岁的于成飞 (化名)得知金利斌死亡消息时正在吃饭,闻讯后一口饭喷出,心脏病发,家人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凌晨去世。他是上千名为金利斌和惠龙集团融资的民间借贷人之一。金利斌的突然身亡,让众多债权人和股东措手不及,巨大的恐慌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据相关媒体报道,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14亿多元。当初,债权人凭借对金利斌的信任,借出了高额贷款,也获得了不菲的利息回报:借贷1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每月2分利;借贷1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每月3分利。这显然比存在银行里的利息高出数倍。

  于是包头民间向金利斌贷款的人越来越多,从公务员、餐馆老板、教师,再到超市里卖菜卖馒头的,从数百万元到几万元不等,金利斌的民间借贷几乎囊括了包头市各个阶层。几千万上亿元的借款者,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并不罕见。“惠龙这几年来实际上平均每年高息融资都在两三个亿,每天需支付的利息就得500万元。 ”对惠龙集团颇为了解的包头市工商联副主席马为民说。而坊间传闻,金利斌每月偿还的利息甚至高达两亿元。

  带动一大批疯狂借贷人

  金利斌疯狂借贷的同时,也带动了一大批借贷人的疯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用自己的房产、汽车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再借贷给金利斌。而有银行职员更借职务之便,高息吸储再转手借贷给金利斌,只是为了获得高额的利息收入。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笔500万元的贷款来源于当地某农村信用社的一位职员。“她以每月1分2的利息吸纳了近千万元的存款,再以3分利贷给金利斌。”在得知金利斌身亡后不久,该职员意识到借给金利斌的钱收回无望,在被众多借贷人上门要债之时,她选择了藏匿。

  包头的民间借贷十分兴盛,当地盛传有不少典当行也是惠龙的大债权人。在金利斌死后的两个多星期内,出于恐慌,包头市各大典当行遭遇较为集中的兑付。

  一位债权人透露,位于包头市东河区的包头时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曾向金利斌借贷了一笔6000万元的资金,以及担保了一笔7000万元的资金。

  5月4日,该公司副总经理赵艳茹对这两笔款项予以了否认,她承认公司有一位债权人借给了金利斌6000万元,但强调其是个人行为。

  包头巨富自焚疑团重重

  生前 投资豆业大举借债 身后 巨额资金流向成谜

  他不是非法融资第一人,却是非法融资案中令人扼腕的一个;他不是北疆重镇唯一的富商巨贾,却以极其惨烈的死亡方式,成为一个血色传说。债务压力不堪重负,成为金利斌自焚的合理推测。然而,一个身家高达数十亿、几经商场沉浮的巨商,突然求死,依然留下诸多疑团。

  金利斌其人

  上世纪90年代初金利斌是金属构件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却因工厂满员失业。此后,卖过水果、报纸、蔬菜。

  1995年,代理一个品牌的话梅瓜子,两个月获利40万元,完成了从小贩到商人的转变。随后,在包头106市场内开设糖酒批发部的金利斌开始代理各种品牌的食品、饮料,并因代理珠江冰牛奶发家。

  2002年,包头惠龙公司正式成立。它代理当时某品牌液态奶,结果两年内实现了盈利,此后物流、代理逐渐做大。

  2004年,据媒体称,金利斌于2004年就已开始民间借贷融资。 10万元以下的每月给2%的利息,10万元以上的是3%。

  2007年9月,包头市福禾豆业有限公司成立,以代理食品起家的金利斌,进军食品产业链源头。

  2008年8月,金利斌投资5亿元在包头市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建设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

  2011年4月13日,金利斌自焚身亡。

  2011年4月14日,金利斌旗下产业绝大多数被警方查封。随后,金利斌涉嫌非法民间融资的罪名被定性。

  巨商自焚 涉嫌非法民间融资

  4月26日,包头,一个白昼明显变长的晴天,阵阵轻风沙席卷着东西方向宽阔而空旷的主干道。

  此时已是包头巨贾——惠龙集团实际控制人、福禾豆业董事长金利斌自焚身亡后的第13天,包头市民对此事的街谈巷议仍未散去,而金氏辖下的惠龙超市、惠龙洗浴广场、惠龙洗浴俱乐部等这座城市另类标志的商铺,均已停业。曾与惠龙集团有密切关系的香格里拉酒店,也看不到任何惠龙集团的印迹。“还是很纳闷,这么大的家业,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还选择残忍的自焚。 ”对债权人邓丽来说,4月13日16时发生的金利斌自焚事件,至今仍令她难以置信。

  此前的3月25日,惠龙集团公司网站还进行过新闻更新。在最新也是最后一条关于董事长金利斌的新闻中,金利斌以及惠龙集团再次获得包头市委、市政府表彰。

  仅仅18天后,金利斌在福禾豆业院内自己的奥迪轿车中自焚,旗下产业绝大多数在次日被警方查封。

  “金总很少一个人到工厂,当天下午他的奥迪车在院内停了一会儿就着火了。 ”4月25日,福合豆业员工说,警察来时奥迪车已烧得面目全非、车牌号都没法辨认。根据办案民警介绍,赶到现场时,金利斌的尸体已是一副碳化的骨架。随后,警方通过DNA鉴定,认定死者正是金利斌本人,且死亡原因定性为自杀。作为其自杀的一项重要证据,4月13日事发前,金利斌曾到加油站买过两桶汽油。

  自焚当日,警方封锁了一直光环无数的惠龙集团,随后,金利斌涉嫌非法民间融资的罪名被定性。

  白手起家 债权人说他是个传奇

  “金利斌没有任何背景,绝对的白手起家。 ”作为金利斌多年的朋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说,金利斌是个传奇。

  口音依然有明显“老西儿”特征的金利斌,选择了跟走西口的先辈同样的商业模式,却因其独特的产业链显得独一无二。

  20年前,41岁的金利斌还是金属构件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却因工厂满员失业。 1995年,卖过水果、报纸、蔬菜的金利斌,因为代理一个品牌的话梅瓜子,两个月获利40万元,完成了从小贩到商人的转变。随后,在包头106市场内开设糖酒批发部的金利斌开始代理各种品牌的食品、饮料,并因代理珠江冰牛奶发家。

  也许,依托北疆物资集散重镇包头、沿着代理商的路径走下去,偶尔做点投机生意,金利斌也能成为晋商先辈乔致庸一样的巨商。

  一个事实是,事发后,惠龙集团至今唯一还正常营业的项目,就是主业为代理经销各类食品、烟酒的惠龙商贸公司。“商贸公司物流、代理这块一直效益很好。 ”4月26日,惠龙商贸公司新郎酒代理经理李永红说。

  然而,金利斌的生命轨迹,没有“也许”这二字。

  2002年,包头惠龙公司正式成立。它代理当时区域性销路不畅的某品牌液态奶,结果两年内实现了盈利,金利斌代理营销的天赋得以充分展现,此后物流、代理逐渐做大。

  致命抉择 豆业把他拉进债务深渊

  根据其网站公开资料,目前惠龙集团资产逾25亿元,拥有员工近2000人,下属产业涵盖食品物流、洗浴娱乐、农业矿业、金融投资等行业。其中,惠龙商贸公司仍是其主体公司,代理四川郞酒系列、青岛啤酒系列、蓝带啤酒系列等15大品牌近200多个单品的总代理,拥有固定资产14亿元。

  2008年8月,金利斌投资5亿元在包头市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建设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但这项“集团领导高瞻远瞩”、屡次受到自治区、市等多级政府主要领导肯定的项目,最终将金利斌引向了末路。

  2007年9月,包头市福禾豆业有限公司成立,以代理食品起家的金利斌,因终于进军食品产业链源头而意气风发。这是金利斌人生的一个巅峰,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此时发生在金利斌身上的细微变化。“他以前很节俭,但这几年逐渐铺张起来,买汽车啥的,好多辆。 ”债权人赵玉梅说。

  对金利斌来说,2008年8月建立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是他事业发展的一大跨越。但事实上,正是这个项目,把他拉进债务的深渊。

  大举借债 上亿借款都不罕见

  按照金利斌当初设立的目标,福禾豆业将力争在三年内实现上市,十年内实现总资产100亿元的宏伟目标。但在许多人眼里,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金利斌的这项抉择,人们疑虑满腹。

  “包头是北疆商贸重镇,完全可以把食品物流继续做大,代理甚至垄断性代理更多品牌。 ”金利斌在当地的一个生意合作伙伴说,金利斌耗巨资转投农产品加工业绝非明智之举。

  上述人士表示,即使代理食品物流这块空间有限,在煤矿、稀土、有色金属、钢材、奢侈品等方面,拥有那么多资源和有钱人的包头,足以给金利斌提供足够的拓展空间。

  为何避长扬短、创办福禾豆业?金利斌最初的动机眼下已无从可考。

  一个事实是,这一投资巨大的项目一开始便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福禾项目启动后,金利斌荣誉等身,先后获得“十大杰出青年”、共和国经济建设元勋、感动包头人物等称号。 2010年7月,福禾豆业还被列为星火计划项目。

  “公司确实是因为福禾项目投资才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金总大规模举债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原公司员工李永红说,“但福禾豆业的豆浆、豆奶产品已经上市,就包头而言应该已经开始盈利,这不是最艰难的时刻。”李永红说,看惯沉浮的金利斌此时突然自杀,仍然颇令人不解。

  “金利斌于2004年就已开始民间借贷融资。 10万元以下的每月给2%的利息,10万元以上的是3%。”此前,有媒体报道了金利斌融资一事。

  “之前的借贷跟物流有关系,比如货款紧张就找业务员借。但之前借款都是业务员想借就借,想要也都能要得回来。 ”李永红说。但据李永红介绍,福禾项目运作以后,惠龙公司的资金开始紧张,80%的员工都有借款在公司,但不是想要都能要回来的。“出事前我和他常见面,主要是找他要钱,那时他状态挺好,说4月8日给我退5万元,15日全部退款。”李永红说。4月8日,金利斌表示,因为一笔贷款没有到账,无法进行还款,4月15日一定还上。但4月13日,金利斌就自焚身亡。

  相比内部员工几万元、数十万元的借款,金利斌外部借款数字更为惊人。债权人邓丽说,她个人借出了二三百万元,而几千万上亿元的借款,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并不罕见。“因为都是多年的朋友,朋友托朋友,都挺了解。(我们)对他的人格挺相信。”做服装生意的邓丽说。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金利斌借贷的雪球已越滚越大。

  人生幻灭巨额资金流向成谜

  “去年年底,大家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找他要账的也就多了起来。”债权人赵玉梅说。然而,绝大多数债权人仍然相信,家大业大的金利斌还是能还上这点“小钱”。“去年年底时传言金利斌被人砍掉了胳膊,但今年看到依然是完整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表示,“大家都不希望他死。”包头传言,有大债主甚至专门雇用了保镖,保证金利斌的生命安全。

  凭借金利斌自焚当天警方迅速封锁其旗下产业的做法,部分债权人推测,民间融资数额越来越无法控制的金利斌,已受到政府密切关注,对他的调查亦随之展开。

  “目前已经成立专案调查组,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中,我们不接受采访。 ”4月27日,包头市公安局拒绝回应相关问题。

  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金利斌身后留下的巨额融资以及惠龙集团的巨额资产去向。按照目前报道数据,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约14亿元。以此计算,除却福禾豆业投资5亿元及惠龙商务会馆等建设投资以外,近年基本未支付本金的金利斌仍应有七八亿元资金可支配。同时,由于物流、洗浴等行业仍在产生利润和大额现金流,金利斌在资金上并未完全陷入绝境。

  而此前,警方却向媒体表示:“惠龙公司的账面上已经没有多少资金了。 ”

  案发后,记者曾多次联系惠龙集团多名财务人员,手机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金利斌有两个妹妹,其中主管惠龙物流的金丽敏,曾在4月22日到公司安排工作,但金丽敏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我不了解情况,什么都不知道。”4月26日,惠龙集团副总孙绍黎亦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金利斌自焚身亡后巨额资金流向、资产如何处置,会否走上非法融资案的“正常轨迹”,一时成为无解谜团。

  揭秘大连民间借贷链条

  借出100万一个月赚回20万

  “民间借贷”无疑是近日受关注度最高的词汇之一。记者近两日调查大连相关领域发现,大连的民间金融市场非常繁荣,短期借贷利息高达20%。

  民间借贷基本流程

  借贷公司

  从银行抵押大量贷款

  审核

  根据客户需要分批量贷出

  1 要求借贷方有固定资产抵押;2 必须有实力雄厚的担保人作保;3 一般做熟不做生。

  利息

  贷款利息通常是月利息20% 年利息30%

  收取差额利息和手续费用

  大连民间借贷机构不下百余家

  几经辗转,记者与大连一位从事民间借贷的经营者王彦(化名)取得联系,他同意以化名身份接受采访。据王彦介绍,目前大连从事民间借贷的大小、明暗机构不下百余家。

  按照目前大连民间借贷的现行利率,短期借贷月利20%左右,这就相当于借贷100万元一个月后需归还120万元。长期借贷年利30%,相当于借贷100万元一年后需归还130万。

  记者以借贷者的身份联系几家民间贷款公司获悉,由于受去年以来持续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等货币“紧缩”政策影响,银行信贷额度持续吃紧。央行年内第四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0.5%的历史高位。由于银行普遍收紧银根,“等额度”、“放款难”的困扰不同程度地影响到企业和个人贷款,急需用钱的中小企业转而求助民间借贷,民间借贷利率有明显升高的趋势。

  贸易商和小房产商是借贷主力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大连民间金融市场,从事进出口生意的贸易商、小房地产商和个别民间融资者是借贷的主力军,通过借贷洗钱的现象比重不大。

  据了解,由于房地产调控政策,一些资质不高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商,以及高风险、低附加值的企业,被不少银行评定为高风险对象,很难再从银行获得贷款,要解决资金周转只好转向民间借贷。

  某担保公司负责人表示,民间借贷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为一些企业解决了燃眉之急。对于利息颇高的民间借贷,大连一位外贸公司的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对不少外贸企业主来讲,民间借贷确实是令他们“爱恨交加”。

  “年初我接到一个欧洲大订单,利润比较丰厚。 ”该外贸公司负责人表示,从事外贸出口的都知道,外单对时间要求一向非常严格,按照要求,这批货必须在2个月内发过去。为了赶时间就必须加班加点,而且保证原料供应,这批货加工到一半时,公司的资金供应不上,“如果去银行贷款一是审核资质不够,二是时间太长。情急之下我找一家相熟的担保公司担保,在一间民间借贷机构借款200万元周转。 ”该负责人称,一个月后按时交货,赚了80多万,立即连本带利还了240万。“40万的利息听着挺高的,但是因为有这笔钱及时周转,我们顺利完成一批出口订单,赚了80多万,除去偿还利息,还剩40多万。而如果这笔订单‘瞎了’,搞不好会面临破产的风险。 ”该负责人坦言。

  根据一些企业的反映,银根收紧后,企业从银行申请贷款时,审批、放款时间有不同程度的延长,对于还差几天就可获得大笔订单的企业来说,借助民间借贷能解燃眉之急,支付高额的利息融资还是值得的。 除了这些因素外,手续便捷也是寻求民间资金的另一大驱动因素。但企业由此承担的高利率风险也确实如悬在其头顶的一把利剑。

  另外,以某些名目做招牌的融资者也能吸收不少民间贷款,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对于借、贷双方来说,这方面的民间借贷往来风险系数最高。“融资方也不见得都是为了骗钱,据我所知他们当中不少可能只是想以某个诱人的招牌吸引大量民间资金后,再转头向其他获利较高的可行项目投资,但往往事与愿违,最终使得借、贷双方都血本无归。 ”该业内人士说。

  借贷公司是银行与借款方的中间人

  另据了解,大连的抵押、担保公司多数从事民间借贷业务。抵押、担保公司都实力雄厚,符合银行抵押贷款的要求和条件,他们往往从银行抵押大量贷款后,再根据客户需要分批量贷出,收取差额利息和手续费用。通俗地讲,许多规模较大的民间借贷公司,都扮演着银行与借贷方的中介角色。

  民间借贷机构借贷的门槛虽然较银行低,手续也更加快速便捷,但他们的审核也比较严格,不但要求借贷方有固定资产抵押,还要必须有实力更雄厚的担保人作保,且一般“做熟不做生”。

  据王彦介绍,他和朋友合伙投资,从事民间借贷3年有余,其中利润之大令他自己都有点惊讶。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央行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银行资金难以放款,民间借贷的生意越发红火好做。

  王彦透露,虽然放贷利息有一个整体的行情,但实际利息都是借贷公司自己定的,会根据供需自行调节:“我们公司一般做短期贷款,用行话说叫‘搭桥贷款’,而企业往往需求资金非常紧急,如银行贷款到期但资金却还差一周或几天才能回笼,或者企业资金一时运转不开而银行的贷款还没下来,这样的借贷相对比较安全,资金回收稳妥。短期贷款我们公司是月利息20%,一年赚个几百万挺轻松。 ”

  提到若遇到坏账将如何处理,王彦则不愿透露,他表示肯定得想尽一切办法把钱要回来。

  高出银行利率4倍就是高利贷

  对于民间借贷市场多年来高烧不退的现象,香港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官方唯一委托调查地下钱庄活动的学者黎友焕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借贷一方面解决了部分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而另一方面,超高的利率已经游走在法律边缘,也潜伏着巨大的风险。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利息高出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就属于高利贷,高出的部分将不受法律保护。

  大连注册金融理财师王娜表示,企业被迫寻求民间借贷,将进一步推升融资成本,而随着资金成本呈几何级数上升,其项目的风险也进一步放大,民间违约率也可能上升。企业高息负债无可避免地加重了企业负担。有时企业虽然解了燃眉之急,但受高息负债带来的有限效益制约,可能得不偿失。“高利贷是对生产经营的扼杀,是所有国家经济的一大杀手。 ”王娜认为,因此,民间借货行为亟待规范,同时要坚决打击高利贷行为,迅速对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进行规范整顿,并尽快将其纳入到银监会及央行监管体系内。 本报特别报道组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