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卧底传销内部解救父母

“传销太可怕了!”在非法传销网络内部卧底5天后,大三学生林强、林玲(均为化名)两人终于舒了一口气。7月19日上午,他们联


  “传销太可怕了!”在非法传销网络内部卧底5天后,大三学生林强、林玲(均为化名)两人终于舒了一口气。7月19日上午,他们联合民间反传销人员,与南宁警方里应外合,成功将自己的父母从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同时获解救的,还有他们家族中的另两位亲戚。

  父母身陷传销
  林强与林玲是堂兄妹关系,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人,都在读大三。之前,他们的父母陆续被老乡诱惑来南宁“投资好项目”。可通过在电话旁敲侧击,他们得知,父母实际已陷入非法传销组织。
  林强说,在卧底角色中,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林玲的亲哥哥林辉(化名),另一个则是林辉的女朋友,两人大学毕业刚一年。由于离家太远,在电话中又劝说无果,他们兄妹几个才决定来到南宁。可南宁对他们来说,人生地不熟,这让他们陷入两难境地。
  在互联网上,他们开始大量搜索如何解救传销人员的信息,无意间,知道有一个名叫“中国反传销协会”的民间组织。起初,由于不了解,他们甚至怀疑这也是一个传销组织。“如果我们再陷进去,那就完了。”可后来,林强获知,自己有个同学的亲戚也曾误入传销组织,后来被该协会解救,这才打消了疑虑。在与协会取得联系后,他们开始了解救父母的工作。
   他们从父母处得到部分信息:讲课人员并不像以往那样囚禁听讲者,而是给他们自由,只是拿一些表面很成功的东西吸引听讲者主动“投资”。
  “我们去卧底,他们不会在水里、饭菜中下药吧?”刚开始,林强对传销人员还有此担心,但在协会人员的指导及协助下,他们开始行动。

  卧底传销内部
  林强在学校刚考完试。14日,他只身飞往南宁。15日,在学校放假后,林玲等3人也飞抵南宁。4人共同开始了他们为期5天的卧底解救行动。
  “不管传销人员说什么,我们一定不可以按他们的思路走,更不要相信任何他们说的话。”这是他们4人的底线,而这也是“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对他们千叮万嘱的一句话。
  “我把父母的银行账号冻结了,可后来父母居然借钱"投资",太可怕了。”林强说,父母每人都“投资”了5.08万元。而传销人员称,两年后,每人的投资收入都可达到780万元~1040万元不等。让林强哭笑不得的是,父亲看到大街上价值数十万元的豪车,已经开始想入非非,准备“明年也买一辆”。
  到南宁后,林强等4人都住在父母租住之处,位于同一小区,大家可随时串门见面。“但如果涉及到解救问题,我们就用短信或QQ交流。”林玲说。16日,他们与其他传销人员,到了动物园游玩。无论到哪,都有人在一旁“洗脑”,不能脱离集体自由活动。17日,作为新人,开始有“老师”给他们讲课,每天两三个“老师”轮流讲,而讲课地点都在租住处。上课内容无非是说“纯资本运作”的合法性以及“奖金”如何分配等。
  林强称,虽有人身自由,但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晚饭时几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我们就抓住这个时间游说父母。”林强说,为不引起父母及其他传销人员的怀疑,他们4人分工明确,林辉是“中间派”,自己等三人则是“反对派”(即反对父母“投资”),如果“反对派”与父母争议太大,林辉就在中间故作调停。
  此外,“老师”讲课中还告诉他们,出于对“行业”的“自我保护”,有五类人不能“入行”,这五类人是:广西本地人、现役军人、公务员、在校老师及学生。
  由于林强、林玲两人都还是学生,不能入行,“老师”就劝其尽快回家,为的是不影响父母在此“投资”及继续拉下线。对林辉及其女朋友,“老师”则极力挽留,并说:“如果这是传销,你们放心让父母在这里而自己回家吗?”

  望父母快快醒悟
  7月16日,“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及另一位协会工作人员抵达南宁。在此之前,他们一直通过短信与林强等4人联系。通过联系南宁警方,摸清相关情况后,7月19日凌晨,趁有些人还在睡梦中,林强4人与警方里应外合,迅速将相关人员解救,并查获涉传销人员多名。
  林强4人称,在卧底的5天中,他们见识过300多人聚餐的“壮观场面”,甚至在金湖广场处的每一级台阶,都被传销人员说出有特别意义。此外,为不让他们在晚上与其他人见面联系,本是半小时的车程,对方却一直在市里绕圈,以迷路为理由,硬是绕走两个多小时。还有,在车上发短信也被从后视镜中监视……
  被警方查获后,林强称,自己的父亲只是在一旁笑,认为自己所作所为是合法的。而让林强4人担心的是,回去后父母会不会依然执迷于传销,甚至对子女产生怨恨。林强说:“由于不清楚我们过来解救父母的真实目的,家族亲戚还等着我们汇报情况,称如果还有"投资好项目",起码还有10多个人要过来"发财"。”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需求请发信至web@anli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