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热点推荐
网站首页 >> 商务谈判 >> 详细内容

中远恢复支付租金 本月赴欧与船东谈判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网易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1-09-07 07:50

  租船付款纠纷案批评声不绝 中远已恢复支付租金

  尽管已经恢复支付租金,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远洋,601919.SH 01919.HK)单方面调整“租船费率”招致的海外批评声,至今仍未息。

  继伦敦波罗的海交易所首席执行长杰里米·佩恩(Jeremy Penn)表示对事态感到“关切”后,亚洲最大上市干散货航运集团之一的金辉航运有限公司,以及评级巨头穆迪相继加入到了批评中国远洋的行列中来。

  中国远洋是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中远集团)旗下子公司。一位接近中远集团的航运研究人士昨日告诉早报记者,中国远洋目前拥有干散货船只200多艘,其中接近一半是租的,虽然现在仅3艘船只被扣,但是随着一些租约到期,可能会有更多的纠纷产生。

  该人士同时透露,中国远洋将会组织谈判小组,于本月赴欧洲和相关船东谈判。

  批评声一片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干散货航运租船费用大幅跳水。当年船运繁荣期签下的高额干散货航运长期租约,使中国远洋不堪重负,该公司今年对2009年前从中国和希腊船东处租赁来的部分船只,“单方面”停止支付租金,并导致中国远洋三艘船被扣。这一事件旋即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昨日以“中国远洋付款纠纷搅动航运业”为题报道称,中国远洋希望改变运输煤炭、小麦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船舶的合同条款的做法,并不罕见。不过,伦敦波罗的海交易所首席执行长杰里米·佩恩(Jeremy Penn)日前表示,“单方面试图变更条款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除希腊船东乔治·伊科诺莫已向法院申请扣押中远货船之外,香港金辉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辉航运)也已向中远发出警告,要求中远继续履行合同,支付拖欠的租金。

  作为亚洲最大上市干散货航运集团之一,金辉航运是最新一家警告中国远洋的船东。据8月31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金辉航运表示,中国远洋如果背弃合同将面临严重后果。此前这两家公司在租船费率问题上交换了措辞敌对的信件。

  金辉航运副总裁Raymond Ching认为,需要花些力气从中国远洋追讨欠款。Ching说,尽管中国远洋已经向金辉付款,但却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他们一直在拖欠租金。

  对中国远洋的诟病,不仅仅来自同行。

  全球评级公司穆迪8月29日发布报告称,中国远洋租船费率的纠纷可能会影响干散货航运业的信誉。穆迪说,中国远洋拒绝依照合同付款一事可能会迫使其他船主接受短期租约,致使其信誉受损,进一步削弱干散货船东获得信贷的能力。

  中远的苦衷

  作出违背业内行规的中国远洋,并非没有苦衷。

  据财新网报道,2008年,国际航运业兴旺之时,中国远洋以每天8万美元的价格签下干散货航运长期租约。然而,截至上周五,最大的好望角型货轮现货市场每日租船费用仅为16716美元。

  反映包租干散货船价格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航运指数(Baltic Dry Index)也已经从3年前的超过7000点跌到了目前的1537点。

  中远集团负责人表示,这种价格差中远很难接受。

  批评中国远洋的海外声音,也承认上述航运业的不振给租船方带来的困境。目前,批评的焦点集中于中国远洋的单方面停止支付租金。

  总部位于荷兰的海事信息咨询公司Dynamar BV的分析师维瑟(Dirk Visser)说,如果承运人签订的包租合同令承运人得到的货运收入少于包租成本,那么有关各方重新订立合同的做法并不鲜见。现在,波罗的海干散货航运指数的大幅跳水,证明重新商议合同显然是有根据的。

  然而,重新商议合同须由双方和议解决。

  伦敦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Norton Rose LLP)航运律师罗氏(Philip Roche)说,按照英格兰法(English law),船舶承租人很少有权因市场行情下跌,单方面改动此前商定的租船费率。英格兰法管辖了许多海运协定。罗氏又说,虽然合同通常规定了争议仲裁条款,但由于争议仲裁代价高昂且耗费时间,还会损坏或破坏商业关系,所以分歧通常由双方和议解决。

  “应时改约”有先例

  目前,各方关注的是,在航运业不景气和批评声不绝的双重夹击下,中国远洋会不会完全履行合同?前述接近中国远洋集团的航运研究人士告诉早报记者,在国际航运市场上,面对远期合约,一种是完全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但是假如市场急剧变化,那么租家和被租家也可以进行谈判,互相作出妥协。中国远洋去欧洲谈判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在上周的业绩会上,中国远洋总经理张良表示,中远干散货业务有400余船舶,出现合同纠纷和被扣押船舶只是个别的,比重很小,且扣船不是特殊现象,自行业产生以来就偶有发生。目前,下属子公司已经妥善处理并与合作伙伴沟通,18个合同租约已经达成一致。中国远洋还称,今年上半年干散货航运收入同比下滑了27%。中国远洋上半年收入342.27亿元,同比下滑10.4%,并出现27.1亿元的亏损,位列A股上市公司首位。

  

  其实,应时改约并非新鲜事。

  航运经纪商BRS说,其正在安排或已经完成的重新商议合同的谈判有六宗。BRS在中国有35名员工,其每年安排的干散货运输有数百宗。

  去年底,BRS巧妙应对了一家铁矿石进口商的要求,该进口商曾表示,2007年与一家船东协商的费率太贵了,每年租赁6艘巴西至中国的货船、每吨货物要30美元。这笔交易的总价超过2亿美元。而市场航运费率已经跌至不足每吨20美元。BRS最终说服双方进行协商,经过数月的协商,达成新的协议为每年租赁9艘货船、每吨货物25美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