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网站首页 >> 刑事案例 >> 偷盗案例 >> 详细内容

记者调查快递业潜规则:偷窃行为几乎无处不在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正北方网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2-04-07 10:42

记者调查快递业潜规则:偷窃行为几乎无处不在

  近年来,快递行业的蓬勃发展,物流行业与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变得越来越密不可分了。然而,行业内经营管理、运转机制的高低不平,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等因素,也给广大消费者造成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连日来,记者对快递行业进行了暗访,一位业内资深员工将一些潜规则和盘托出。

  全国网络?反复倒腾!

  小华(化名)大学一毕业,就投身于快递行业,至今,从事这一行业已经有三年多了。如今,他已经被所在公司提升为部门负责人。

  据小华介绍,在呼市地区,除了三、四家规模大的快递公司,剩下的大约二十家快递公司规模都十分有限。尽管广告上经常声称“某某快递公司在全国都有自己的网络”,但这完全是在吹牛。这些小规模的快递公司不过十几个人,包括老板、行政人员、财会人员、分拣人员、库管人员,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快递员。就这么些人,别说外地业务,连一个呼市都根本覆盖不了,哪有什么“全国网络”?

  那么,这些小的快递公司是如何开展业务的呢?小华说,这些公司通常以低于大公司的价位招揽顾客,揽到生意后,便去联系跑零担(编者注:指把零散货物拼成整车发运到异地)生意的厢式货车。这些通常载货量为十吨的厢式货车,将不止一家小型快递公司的货物凑成满满一车,然后上路。由于要考虑自身成本,所以,不凑够满满一车,厢式货车是不会上路的。

  再接下来,比如运往广西桂林的货品,在抵达北京后,由当地已经联系好的快递公司再进行转运。用行话说,就是“把货卖给它”,也就是将运费的一部分付给对方。再往下,北京的这家物流快递公司用同样方式将货物再放进另一辆开往广西南宁的厢式货车上。到达广西南宁之后,当地的快递公司再接手,当然,也从中挣到一部分运费,然后,再“卖”给桂林的一家快递公司,货品至此终于到达目的地。

  表面上看,这是同行之间业务的衔接和传递,但是,这样反复倒腾的货品往往抵达目的地时不是丢失就是面目全非,并且,无论哪个环节上出现延误,整个一批货品抵达目的地的时间都会推迟。

  对于在全国很多城市拥有分支机构的大快递公司来说,都拥有自己的长途货运车辆,所以情况要好一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公司就是无懈可击。小华告诉记者,大公司招揽生意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强调自家的覆盖性之广。其实,这也同样有“吹牛”之嫌。或许在大中城市的覆盖方面,大公司或许有一定的优势,但在比如旗县一类的地区,大公司就不可能设立专门的分支机构,实力、成本等因素制约了这一可能性。

  最可能的做法是,假如从广州来几件货品,目的地是包头市的固阳县,那么,在抵达呼市以后,公司方面会派人去长途汽车站,找到一辆即将开往固阳县的长途班车,以每一件货品多少钱运费的价格与班车司机谈妥,实际上,也就等于“卖”给了司机。然后,打电话通知当地的联系人去汽车站接货。如果恰巧在当地没有这样的联系人,就打电话直接通知收货人,让其去汽车站接货。

  快递员的小打小闹

  在记者暗访过程中,看到很多快递公司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严厉打击内贼,号召员工一心向善的招贴画,并且还有一些公司内部的防盗措施和具体规定。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方面问题的严重性和突出性。对此,小华说,从货品起运直到最后抵达目的地,偷窃行为几乎无处不在,只是不同的程序让人们的猫腻有所区别罢了。

  一般来说,行政人员、财会人员、仓储人员、分拣人员基本上没有什么偷窃机会,因为公司内部监控措施和货品进、出库登记较为严密,所以,这些环节上的偷窃行为,也就是大家坐在办公室里闲聊,看到有新疆白梨、烟台苹果、云南宣威火腿、巴彦淖尔油葵一类的货品外包装盒“恰巧”出现了裂口,于是手拿点“磨牙”。不过,较之行业内的很多“能人”们的行径来说,这还真算不得什么。

  谈及快递员,小华说,快递员的做法是“吃钱”不“吃货”,也就是向托运人询问“走快件”还是“走普件”,如果对方提出要走快件,那么,通常快件比普件每公斤多收取两元钱运费。但快递员在将货品取回公司时,却告诉公司:“人家客户要走普件”。这样一来,如果客户托运的货品有十公斤的话,二十元钱就稳稳当当进了快递员的腰包。

  小华说,这是快递员最常见和最安全的捞钱手法,基本上万无一失。因为在快递公司内部,快件、普件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实际上相差无几,客户根本看不出来其中的猫腻。而快递员为了挣到这笔好处,往往都会将二者的区别无限夸大,误导消费者产生快件要比普件早到达目的地很多的概念。

  不仅如此,快递员往往回公司后,对货品的重量尽量往少说,比如有十公斤的货品发往四川成都,每公斤运费十元钱。但快递员在收取客户一百元钱后,给公司方面转交货物时,却声称只有八公斤,这样一来,他只会将其中的八十元钱交给公司,那二十元钱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给自己发的“奖金”。从表面上看,这么做只是坑害了公司的利益,不会让客户受到任何损失。其实不然,在运送过程中,任何“有心人”都可以从中顺手牵羊两公斤货品,同时又可以凭借已经缩水了的发货单来逃避自己的责任,这样,最终受损失的,还是消费者。

  小华说,一个有经验的快递员,至少可以通过上述手段确保自己的饭钱、酒钱、烟钱完全有着落。

  机场环节是个大漏勺

  在快递业,通过航空线路转运货物变得越来越普遍。而小华则对记者表示,这其实是目前发生偷窃行为最为严重的一个环节。其手法异乎寻常但又体现了真正的“专业水平”。

  据小华了解,快递公司负责向机场转运的人员,一般都是与机场取、收件的工作人员相互勾结实施偷窃。双方一见面,开始心照不宣地传递货物,所谓的“传递”,其实就是把装有的货品用手掂一掂。据说,有经验者完全可以凭借分量来判断箱中究竟是何种货品。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他们将分拣出来的货品重重摔在地上,纸箱经不住摔打,必然要出现至裂口,从这个裂口便可以看到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如果是笔记本电脑、手机、高档服装等贵重物品,相关人员就可能据为己有。如果判断错误,里面不是值钱的东西,这只纸箱也基本不会到达目的地了,很有可能被遗弃在某个垃圾箱中。而相关人员只要出具一份“报损通知书”,便万事大吉。

  肥差到底有多肥?

  向机场收、发货品的职位,在快递公司内是一个尽人皆知的肥缺。小华的一个好朋友来自呼市清水河,在另外一家快递公司工作,负责去机场发、送货品。从业还不到三年的他,已经为自己购置了一辆北京现代,再有不到三年,买房也不是问题。

  不过,小华这个朋友已经被其所在的公司调离了岗位。因为,他的上司们当然清楚这里面有多少猫腻,所以,这种职位经常换人,就怕他们与机场的“同道中人”混得太熟、相互勾结,损害公司声誉。

  除了这一环节,偷窃行为在整个承运过程中,几乎无处不在,只是频繁和严重程度没有如此严重而已。据小华介绍,他的另一位朋友,同样来自农村贫困家庭,在一家快递公司当装卸工,也是个“有心人”。即将结婚的他,几乎没为添置家中物品花过什么钱,很多东西都是顺手牵羊。

  此外,在长途运输阶段,在委托跑零担车辆转运货品阶段,抑或委托长途班车司机帮助运送货品阶段,任何相关人等都可以顺手牵羊。

  潜规则的形成事出有因

  那么,这么多种让消费者不寒而栗的潜规则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小华根据自己的从业经验和快递行业的现状,进行了分析。

  首先,物流快递行业门槛过低,导致众多本身不具备从业资质的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大量出现。仅仅十来个人,就能够开起一家公司来,其能力与实力根本无法形成正常运转。比如这几年春节期间,大量消费者饱受迟迟收不到货品之苦,其原因就在于众多小公司的能力根本无法承运如此众多的货品,而规模较大的公司又是超负荷运转。

  同时,中间环节过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对此,小华举了一个非常形象、生动的例子:一只猴子如果想把一桶水提到目的地,会浪费很长一段时间。而如果一群猴子来进行传递,速度会迅速地提升起来。这固然没什么错。但是,这么一群猴子来传递一桶水的话,效率陡然上升的同时,这桶水到达目的地时,也许就只剩下小半桶了。所以,无论是内部严重的偷窃问题,还是反复倒手、转运货物所带来的问题,都与中间环节过多有着直接关系。

  再有一点值得关注,就是相关法律法规从客观上几乎完全剥夺了对消费者的保护,几乎就是给快递公司提供了最大限度的行业保护。主要是两方面条款:一是在任何一家快递公司保单的第一条中,往往会注明“承运方有权委托第三方进行承运”,大多数消费者对此不甚关注;二是《邮政法》规定:快递公司丢失货品后的赔付标准,不得超过每一公斤20元。换句话说,消费者丢失的哪怕是钻石珠宝、真金白银,快递公司也最多会赔付这么多。从业经验丰富的小华,一针见血地评价了这一条款:“不管消费者怎么打官司,最终获胜的肯定是快递公司,因为这条法律在我们快递行业就叫——行业保护性条款!”

  基于自己多年从业的经验,小华希望消费者托运货品时,一定要留个心眼儿,别听快递员瞎忽悠。同时,如果托运的是贵重物品,无论如何也要上保险,因为据他所知,很多消费者不愿意为自己的货品投保。但如果发生了丢失的情况,根据前面提到的法律有关条款,消费者会血本无归,所以,切莫因小失大。记者 阿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