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为何让我们如此难受

今年,人们正在为春天的沙尘暴发生次数少庆幸,可中央气象台专家今天下午冒着风沙确认: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的一次沙尘天气

  新华网北京3月20日电(记者 朱玉)沙尘暴的脚步其实在昨天就已经很清晰。从沙尘未起的昨天,办公室里的主题已经变为沙尘暴;周围的同事们纷纷开玩笑地向领导请假:“明天沙尘暴就要来了,有什么活儿让我们今天干吧。明天不到办公室来了。” 

  今年,人们正在为春天的沙尘暴发生次数少庆幸,可中央气象台专家今天下午冒着风沙确认: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的一次沙尘天气降临了我国北方大部地区。 

  北京两个大医院对沙尘暴的反应是相反的。恰恰表面的相反,反映着沙尘暴对人和环境危害的深重。北京儿童医院表示,他们的门诊人数下降,因为除非万不得已,小患儿的父母不会抱着孩子在这种天气出门;北京同仁医院眼科的门诊人数上升,来的都是捂着眼睛来求医的病人,他们需要专业的大夫去除眼睛中的沙尘。 

  沙尘暴证实的是环境的恶化,但沙尘暴卷起和未起时,带来的是我们心境的恶化。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的唐登华大夫,心理学方面的解释让我们明白了,沙尘暴天气为何让人们如此难受:空气的压力让人的张力无处释放,能见度降低导致视觉上的不足,更让人感到压力重重。在漫天遍野的沙尘天气中,人普遍地感觉到紧迫、压抑。心理上的焦虑带来了心情的抑郁,天气的恶劣甚至让司机们心火上升,夺路抢行而成的交通事故将上升。 

  发达的天气预报系统让沙尘暴一进入中国边境,就为关心它足迹的人们知晓:身在沙尘暴的必经之路北京,也没有出差任务,逃是没地方逃的,只好等,等那在预计中的黄尘满天。 

  这样的等待过程让人苦恼,同样是自然现象,人们会为一场春雨而欢呼雀跃,没有人为沙尘即将到来而喜悦,因为沙尘暴在春天,替代了应是春日艳阳或者是和风细雨的天气。中国气象局称,去年3到5月,我国先后出现范围不同、强度不等的沙尘天气达18次之多,总日数为45天,约占春季总日数的一半。据气象专家介绍,去年,我国北方地区风沙和沙尘暴天气出现时间之早、出现次数之多、影响范围之广,更甚于风沙天气频发的前年,如此的今胜于昔只让人觉得可怕。 

  风和日丽时,我们心里往往只有诗兴,绝没有环境;到沙尘窒息着我们时,我们才觉得环境重要。纵使生态在人们的抢救下发生逆转,大自然的创伤弥合也需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 

  而人们因为沙尘暴造成的心灵创伤也需要治愈。一位像土人似的女记者冲入办公室,其他同事同情地望着她,“还不赶快回家洗个澡?” 

  可没人知道她在漫天的大风和黄土中行走甚至采访是什么感觉,当然,凭想象就可以知道,那绝不是一种愉快。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需求请发信至web@anli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