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额利息为饵 企业家夫妻集资诈骗1.7亿元

高额利息为饵 承诺月月分红 明星企业家夫妻“钓”得1.7亿元 楚天金报讯(特派记者叶纯 特约记者张立群 实习生周萍)7年时间、千余名受害人、约1.7亿元涉案资金……2012年,发生在湖北蕲春的“虎牌链条”集资诈骗案曾轰动一时。作为风暴的中心,湖北虎牌链条


高额利息为饵 承诺月月分红

明星企业家夫妻“钓”得1.7亿元

楚天金报讯(特派记者叶纯 特约记者张立群 实习生周萍)7年时间、千余名受害人、约1.7亿元涉案资金……2012年,发生在湖北蕲春的“虎牌链条”集资诈骗案曾轰动一时。作为风暴的中心,湖北虎牌链条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高永友和妻子占曹明,以1.5%至4%不等的高额利息为诱饵,承诺“分红月月兑现、本金随要随退”,编织了一个个“钱生钱”的美梦。

今年7月底,高永友一案由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次审理,让这起近年来蕲春影响最大的集资诈骗案,在案发近3年之后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本报记者来到蕲春多方走访,揭开这起集资骗局背后的故事。

■案发

厂区门口现讨债人群 明星企业家浮出水面

湖北虎牌链条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虎牌链条)位于蕲春县蕲阳北路319号,记者来到这里时看到铁门紧锁,杂草丛生,一个守门人看着空空如也的厂区,只有门口一对威武雄狮仿佛还在述说当年的风光。

事情还要从2012年12月3日说起。这一天,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在虎牌链条门口聚集,高举着借条讨债,拥挤的人群甚至一度将门口的蕲阳北路堵死。接警后,蕲春警方随即抽调人员赶来维持秩序,发现每张借条的落款处都写着同一个人的名字——高永友。

高永友,正是虎牌链条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当时也是黄冈市人大代表、蕲春县政协委员。如此多荣誉加身的“明星企业家”,缘何成了人人追讨的欠债人?接下来的调查让人触目惊心,一个长达7年时间、涉及千余人,涉案金额约1.4亿元的集资诈骗案慢慢浮出水面。

2012年12月26日,蕲春警方在接到多名受害人报警后,经初步调查,认为高永友及妻子占曹明以高利息为诱饵,非法集资数额巨大,正式立案侦查。12月31日,高永友夫妇被刑事拘留。2014年3月,高永友夫妇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黄冈市检察院提起诉讼。

起诉书诉称,因缺少资金,高永友向公司员工和少数社会人员进行集资,2006年借资金额 412万元、2007年151.6万元,承诺每月支付利息1.5%至2.5%;2008年至2012年,高永友夫妇向员工及社会人员496人进行集资,承诺每月支付利息1.5%至4%,借资金额约1.4亿元,其中截止案发前实际不能归还本金约1亿元。

今年7月底,高永友夫妇集资诈骗一案,由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记者了解到,在第一次审理后黄冈市检察院又提交补充起诉决定书,诉称2006年至2012年,高永友夫妇先后向236人进行集资,借资金额3300多万元,其中截至案发前实际不能归还本金约2730万元,让这起案件的涉案金额进一步增加。

记者在蕲春走访中看到,一份高永友集资诈骗金额汇总表中罗列的集资人名单长达十余页,其中借款超过100万元的集资人超过20人,最大一笔集资额超过400万元。

■假象

财大气粗热心公益 精心包装蒙蔽众人

财大气粗、热心公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48岁的蕲春人吴敏(化名)如此描述案发前对高永友的印象。2011年,她将丈夫在外打工多年存下的30万元积蓄,以2%的月息借给了高永友,但至今仍有10万元本金没有拿回。一张借条,无数次提醒她诱人的馅饼是如何变成惊心的陷阱。

吴敏告诉记者,那天她正在家附近的广场跳舞,一位交往不多的熟人前来攀谈。闲聊中,这位熟人说起自己借钱给高永友,每个月光利息就不少,且几年来兑现从未落空。更重要的是,在这位熟人口中,高永友并非谁的钱都收,要看关系、走门路。“反正就是很神秘,让你很想一起发财。”这位熟人的“现身说法”,让吴敏十分心动。然而,让她最终下定决心的,还是高永友“明星企业家”的光环以及虎牌链条红火的生意。只不过,如今看来这些都成了海市蜃楼般的假象。

吴敏回忆,每次去厂区找高永友兑现月息,都能看到车间里机器转个不停,工人说周末都在加班加点,订单“多得做不完”。而高永友和外国客商的合影更是挂满了墙,让她对高永友的偿资能力更加信服。

除了营造生意兴隆的印象,高永友对个人形象的包装更是不遗余力。在蕲春论坛上,记者看到,在2011年的一次爱心捐款中,高永友现场捐出2000元。让吴敏印象深刻的是,那几年当地的大小活动,都少不了高永友赞助的身影,“功勋企业家”、“领军人物”等荣誉纷至沓来。

■骗局

要回本金还给路费 温情攻势打动老人

精心包装的生产现场,加上前景诱人的高额回报,让人们一步步走进集资诈骗大网。而高永友的“引资策略”也因人而异,甚至打起“温情牌”让人甘心追加借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就有一位老人被“温情攻势”所蒙蔽。由于听信高永友开出的高额利息,这位老人将家中仅有的5万元拿来集资,领取了半年利息后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找上门来要回本金。哪知高永友不仅没有推托,反而说老人来回太辛苦,多给了500元路费。回家后,这位老人感动不已,又东拼西凑20万元送到高永友手中,只是这次落了空。

在高永友编织的集资网络中,“中间人”的影响更显深远。吴敏告诉记者,当时这位熟人就像一位“托儿”,将她圈进了集资骗局中。记者了解到,围绕在高永友身边的“中间人”近20人,多是之前有过借款行为或相信高永友经济实力的人。而为了鼓励他们,高永友给出了丰厚回报,拉回1万元最少能拿500元“辛苦费”,最高则有近千元。

除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高永友集资目标也没有放过身边的同学、朋友甚至亲戚。记者走访中还发现,高永友集资诈骗案中,虎牌链条的员工绝大多数都是受害者。一位老员工称,自己2007年进入工厂时,前提条件就是要“带资”2万元。更重要的是,企业将员工的忠诚度与集资额的多少直接挂钩,一些员工的工资甚至直接转为集资款。

■挥霍

出门非商务舱不坐 频繁出入高档场所

在当地人看来,高永友和他的虎牌链条,可以说成也集资、败也集资。

成立于2006年的虎牌链条,是由原湖北链条厂改制而来。2004年,在该厂工作多年的高永友,承租下厂里的一个车间生产链条。看中改制的机遇,他决定买下整个工厂,然而自有资金离收购所需差了一大截。为筹集资金,他将目标瞄准想继续留在厂里工作的老员工,开出的借资条件也很诱人:月息1.5%,分红月月兑现,本金随要随退。靠着向职工借资200多万元,加上部分自有资金,高永友以400万元完成收购。

据了解,在虎牌链条成立的前两年,靠着一些老客户资源,经营还算正常,但营收渐渐难以支撑高额利息的兑现。严峻形势下,高永友夫妇没有及时收手,反而费尽心思吸引更多人加入。

尽管虎牌链条对外宣称“年产值2亿元”,但经过调查,在2006年、2007年该公司因经营不善,不仅没有盈利,反而分别亏损约7.5万元和12.7万元,此后的亏损则更为严重。那么,超过亿元的资金究竟去向何方。面对调查,高永友的说法是用于工厂购买设备、扩大规模。然而,根据起诉书诉称,2006年至2012年间,高永友夫妇实际投入公司生产经营活动的资金仅为1790多万元。

随着调查的深入,高永友夫妇的奢侈生活渐渐揭开。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高永友经常出入高档场所,消费不菲,出门远行甚至非商务舱不坐。

8月12日,记者来到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由于此案涉及人数众多,目前案件审理正在进行中,具体宣判时间未定。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需求请发信至web@anli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