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户: 密码:  注册新会员
网站首页 >> 民事案例 >> 详细内容

男子送临产弟媳就医途中撞车 孕妇身亡被索百万

更换背景颜色:
 
 
 
 
 
 
 
来源:南方都市报  
 更换文字大小:时间:2016-06-03 08:56

  如果没有那起意外,29岁的钟涛还能每天开着自己的货车往返珠海工地送货;26岁的曹浪还能和妻子经营着烧烤档,快满周岁的孩子也该学走路了;年过半百的夫妇还能常从电话里听到女儿的问候,并期盼着外孙(女)的到来……但一场车祸将三个家庭的平淡生活碾碎。

  2015年7月25日凌晨,接到妻弟求助电话的珠海务工青年钟涛开车送即将临盆的弟媳到医院生产,不料途中遭遇车祸,弟媳和肚子里的孩子走了,包括钟涛在内的三人受伤。因为被判定为事故的主要肇事者,死者的父母将他告上法庭。在支付医疗费、失去工作后,钟涛如今还面临100多万元的索赔和可能的牢狱之灾。律师表示,好心帮忙肇事,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凌晨帮忙送弟媳到医院遇车祸

  时隔近一年,再回忆那场改变三个家庭命运的车祸,各方当事人均心有余悸。

  死者的丈夫曹浪告诉南都记者,2015年7月25日凌晨4点多,其怀孕即将临盆的妻子李春娥突然腹部剧痛,羊水也破了。因为是深夜不好打的,自己便想到了住在附近的姐夫钟涛,于是打电话希望他帮个忙,开车送自己和媳妇到医院。

  钟涛说,接到电话时大约4点30分,他正在熟睡,听妻弟曹浪说弟媳要生了,情况紧急,自己也没有多想,一口答应,跟妻子从床上爬起,开车拉上曹浪夫妻就往医院赶。

  离小区最近的坦洲医院只有约4公里,钟涛本想将弟媳送到坦洲医院,但曹浪和妻子说要到珠海前山医院。“我们之前一直是在前山医院做产检,原来也预约在这里生小孩,”曹浪说。

  从小区到前山医院约10公里,意外就发生在这段路上。珠海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显示,当天凌晨4时50分许,钟涛驾驶一台小轿车搭载妻子和妻弟曹浪夫妇沿前河路由北往南方向行驶至丽香苑小区路段时,与道路另一边迎面驶来的司机黄某驾驶的一台小型普通客车发生碰撞。

  “我18岁开车,已经有十几年驾龄,但当时确实有点着急,想早点将弟媳送到医院。”钟涛介绍,当天凌晨下雨,地面湿滑,因为弟媳喊疼,自己开车的速度不慢,在开车经过事发路段时,黄某的汽车迎面驶来,又打着远光灯,自己被晃得看不清路面,下意识踩了一脚刹车,没想到车因此失控侧滑到对向车道,撞上了黄某的汽车。

  交警后来调查发现司机黄某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02.51m g/100m l,属于醉酒驾车。

  一尸两命,三个家庭的改变

  本来是生孩子的喜事,因为这起突然而来的意外变成了丧事,三个家庭的平静生活也被彻底打破。

  事故中曹浪的妻子李春娥送医院抢救不治身亡,即将出世的孩子也跟着走了;曹浪下颚断裂,脖子部分颈椎骨折变形,成了十级伤残,目前仍在康复疗养,无法工作。钟涛受了皮肉伤,其妻子脑震荡,经治疗后目前已经恢复。

  曹浪说,自己和李春娥是自由恋爱认识的,感情很好,同居时妻子怀孕,2015年初刚在老家办了婚礼,领了结婚证。没想到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却遇到车祸,妻子和小孩都没了。

  钟涛说,虽然自己没有大碍,但他事后一直非常难过,原本是想做一件好事,没想到发生车祸,让大家都成了受害人。为了极力补救,他之后一直呆在医院负责照料受伤的小舅子曹浪,接待死者家属。

  曹浪证实了上述说法,称钟涛确实一直在照顾自己,几乎无微不至。出院后,因为他还需要康复,无法工作,也是钟涛将他接到自己家中照顾至今,“除了医药费,过去近一年的生活费也是姐夫出的。”

  另一方面,车祸也改变了钟涛的人生轨迹。他的小轿车被查封,不能继续开车,原来驾驶货车的工作丢了,目前只能靠父母接济和透支信用卡来维持。“前期支付医疗费用和后来的开支,几张信用卡来回刷,已经欠了七八万元,”钟涛说,因为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他现在每天都睡不着。

  被判主要肇事者遭遇百万元索赔

  意外也让原本和睦的亲戚变成了仇人。交警事故认定显示,钟涛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跨越双实线行驶,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责任;黄某醉酒后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另一方面过错。

  原本自以为好心送人的钟涛成了事故的主要肇事者,这也引起了死者家属的不满。不久,李春娥的父母一纸诉状将钟涛告上法院,向他和承担次要责任的肇事司机黄某索赔119万元。

  今年5月,香洲区检察院对此案正式提起公诉。量刑建议书称钟涛涉嫌交通肇事致一人死亡,负事故主要责任,建议判处被告人一年零六个月至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我开车送人到医院出车祸,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但我当时送人纯粹是出于一番好心,现在既要赔偿,还可能坐牢,我心里也感到很委屈,”钟涛说,但自己并不后悔,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帮这个忙,“小舅子在珠海就我们这个亲戚,当时深夜那么紧急的情况,我实在找不出借口来拒绝,也无从拒绝。”

  李春娥的父母未接受采访,但他们的大女婿(李春娥的姐夫)证实了起诉索赔一事,并表示李春娥是老人的小女儿,平时很孝顺,跟父母感情很好,她和即将出生的胎儿在车祸中双双身亡,给家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精神痛苦。

  “我个人认为钟涛凌晨愿意开车送人到医院是做好事,但目前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我不方便多说,”李春娥的姐夫说。

  死者丈夫:不怨姐夫,大家都是受害者

  “发生这种意外,谁也不想看到,但我并不怨恨姐夫,大家都是受害者,”昨日下午,曹浪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事发后自己一直很自责,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打电话要姐夫帮忙送一下,意外或许就不会发生,如今妻子小孩没了,还要连累姐夫摊上官司,让他也感到愧疚,“这段时间,看到姐夫没了工作,每天都为这事失眠,自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曹浪说,自己高中毕业就到珠海工作,多年来一直是姐姐、姐夫照顾自己,带他到工地工作锻炼,后来自己摆地摊,姐夫觉得不是长久之计,掏了三四万元给他租下了一个门面经营烧烤,他和妻子也因此相识。平时生意很忙,姐夫和姐姐经常帮他们干活,“去年我跟妻子结婚,也是姐夫帮忙操办,组织车队迎亲。”

  钟涛被起诉,曹浪最初并不知情。他说,自己觉得车祸发生是个意外,当时姐姐和姐夫也坐在车里,不是有意的,而且凌晨帮忙是出于好意,事故发生后,他从没想过要去索赔,“我劝过妻子的娘家,希望大家能好好解决,毕竟对方做好事出了意外,我们这样追究赔偿责任,对做好事的人是一种打击,也会让一些人以后不敢做好事,但我的意见没人听。”

  律师:好心帮忙肇事也要担责

  律师林叔权表示,当事人深夜送弟媳去医院生小孩并不属于见义勇为,只是好心帮忙,好心帮忙发生交通事故,同样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法庭在判决时通常也会考虑到当事人好心帮忙的情况酌情减轻处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1-2016 Anliguan.com ( 案例馆 & 您身边的案例图书馆 )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7554号-1